您所在的位置:首页>CRO服务>疼痛与镇痛
疼痛与镇痛

神经病理性疼痛模型

四川格林泰科提供多种药物诱导和手术诱导的神经病理性疼痛模型,涵盖化疗诱导神经病理性疼痛模型、糖尿病神经病理性疼痛模型和外周神经损伤性疼痛模型(包括CCI、PNL和SNI模型),并按照GLP管理标准进行体内药效学评估,满足客户的神经病理性疼痛研究需求。


神经病理性疼痛介绍

神经病理性疼痛(Neuropathic pain,NP)是由于神经系统损伤或疾病导致的慢性疼痛,主要表现为痛觉过敏、痛觉异常和自发性疼痛,严重时可能引发焦虑、抑郁等异常情绪,严重威胁人类健康、影响生活品质,病因包括神经创伤、感染、肿瘤化疗、糖尿病等。神经病理性疼痛对大多数药物都不过敏,且大多数治疗药物具有明显的副作用。因此,研究不同病因导致的外周神经毒性发生机制与靶向药物研发具有重要意义。


神经病理性疼痛模型

1、紫杉醇诱导大鼠神经病理性疼痛模型

紫杉醇作为一种具有抗癌活性的二萜生物碱类化合物,已经广泛用于多种肿瘤的临床治疗,比如乳腺癌、卵巢癌、肺癌等。周围神经病理性疼痛是化疗药物治疗肿瘤的副作用之一,患者出现麻木、自发疼痛、疼痛过敏、冷刺激过敏、机械刺激过敏等症状。重复注射紫杉醇可成功诱发大鼠外周神经病变疼痛。

动物种属:大鼠

模型特征:紫杉醇诱导大鼠神经病理性疼痛模型出现明显的机械痛和热痛阈值下降,该模型与人类化疗造成的神经病理性疼痛类似。


2、STZ诱导糖尿病神经病理性疼痛模型

周围神经病变疼痛是糖尿病患者常见并发症之一,10~20%糖尿病患者出现肢体自发疼痛、感觉过敏、灼痛等症状。在小鼠/大鼠腹腔注射细胞毒性药物链脲佐菌素(Streptozocin,STZ)可成功复制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疼痛模型。

动物种属:小鼠、大鼠

模型特征:STZ糖尿病小鼠血糖迅速升高,多食多饮多尿,尿中带糖,体重降低,出现痛觉过敏和机械痛觉超敏,能很好模拟糖尿病神经病理性疼痛患者的发病过程及症状。


3、外周神经损伤性疼痛模型

(1)大鼠坐骨神经压迫模型(CCI)

坐骨神经慢性压迫模型(Chronic constriction injury model,CCI)是一种经典的外周神经病理性疼痛手术模型。CCI模型是将大鼠麻醉,暴露一侧坐骨神经,进行3~4个间距1 mm的轻度结扎,结扎强度以引起小腿肌肉轻度颤动为宜。该造模方法简单,是目前常用的外周神经损伤模型,与临床相似性高。

动物种属:大鼠

模型特征:大鼠CCI模型出现抬足、舔足等自发痛表现,冷、触痛觉超敏和痛觉过敏,较真实反映外周神经病理性疼痛的程度和持续时间。


(2)坐骨神经部分损伤模型(PNL)

坐骨神经部分损伤模型(partial sciatic nerve ligation model, PNL/PSNL)是将动物麻醉后,切开左后肢皮肤,暴露坐骨神经,用玻璃钝性组织分离器将坐骨神经干纵向分开,深度结扎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的神经干。

动物种属:大鼠

模型特征:PNL模型出现抬足、舔足等自发痛表现,机械刺激敏感和热刺激敏感,且疼痛持续时间长。该模型有效解决个体差异大的问题,能产生持久的周围神经病理性疼痛。


(3)坐骨神经分支选择性损伤模型(SNI)

坐骨神经分支选择性损伤模型(Spared nerve injury model,SNI)具有简单创伤小、可重复性、可靠性等优点。SNI模型是将动物深度麻醉后,骨盆下方左侧剃毛,后肢皮肤和肌肉,露出坐骨神经及其末端分支。将腓神经和胫神经从筋膜中分离出来,用5.0号丝线结扎后远端横切。

动物种属:大鼠

模型特征:SNI模型出现单侧机械痛敏和冷痛敏,神经损伤症状稳定,产生的行为学表现持久。

检测指标

(1)一般情况观察;

(2)疼痛行为学检测:不同时间检测机械痛、热痛、甩尾等。


案例展示

1、小鼠腹腔多次注射小剂量STZ诱导的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疼痛模型

STZ诱导的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疼痛模型

2、紫杉醇重复注射诱导周围神经病变疼痛模型

紫杉醇重复注射诱导周围神经病变疼痛模型


参考文献

1. Peter M LoCoco, et al. Pharmacological augmentation of nicotinamide phosphoribosyltransferase (NAMPT) protects against paclitaxel-induced peripheral neuropathy. Elife. 2017 Nov 10;6:e29626.

2. Micov A, et al. Levetiracetam synergises with common analgesics in producing antinociception in a mouse model of painful diabetic neuropathy.[J]. Pharmacological Research, 2015, 97:131-142.

3. Nascimento F P, et al. Sympathetic fibre sprouting in the skin contributes to pain-related behaviour in spared nerve injury and cuff models of neuropathic pain[J]. Molecular Pain, 2015, 11(1):59.

4. Guida F, et al. Behavioral, Biochemical and Electrophysiological Changes in Spared Nerve Injury Model of Neuropathic Pain[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olecular Sciences, 2020, 21(9):3396.


版权所有 © 2021 四川格林泰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蜀ICP备 15033598号